江苏:鲜花经济催生产业“新花样”

一朵花能带来什么?对消费者而言,可能是一天的好心情。对花农而言,可能是一份收入。对某个地区而言,则可能是产业规划的灵感和基础。在精神需求倍增的今天,鲜花承载着超乎以往的功能,也前所未有地释放出崭新的经济动能。

从送花悦人到自购悦己,当前,伴随着鲜花电商的蓬勃发展及零售新模式的层出不穷,鲜花经济,正催生着一个千亿级的消费新业态。各地该如何把握“美丽机遇”,培育产业“新花样”?

“生活还是要有点仪式感,跟昂贵的礼物相比,鲜花真是性价比最高的。”宿迁市95后张雪婵去年与相处多年的男朋友订了婚,每周一束花成为男友雷打不动的习惯。

“平时我也买买花。大的花束一年大概订6次,两个妈妈的生日和母亲节、妇女节,妈妈们收情都会很好。相熟的花店,每逢节日都会帮我提前留好花材。”小张感觉,近几年身边买花的朋友明显越来越多了。

5月24日上午10点,记者在南京汉中门鲜花批发市场碰到了正在买花的顾大爷。“大爷您挺浪漫,这枝红玫瑰是送人的吗?”“不是的,家里有个长颈的玻璃瓶,只能放一枝花,我就挑了枝大玫瑰,才5块钱!”顾大爷告诉记者,儿子一家在英国生活,自己是名退休教师,退休金加上房租每年能有四五十万元收入,因为疫情无法旅游,平时的爱好就是买花听戏,还跟“老伙伴们”专门买了保鲜剂、园艺剪。他家就住在批发市场附近,一周至少要来两次,每年要花大几千元在鲜花上。

汉中门鲜花批发市场如今有30多家门店,尹敏的店铺虽在二楼不起眼的拐角处,但客流络绎不绝。店里百合、芍药、玫瑰、小雏菊等几十种鲜花或10枝、或20枝一扎分区放好,里侧4个货架顺带卖点花瓶,陶瓷、玻璃不同材质一字排开,后面仓库放着刚到的向日葵,收银台旁醒目地贴着每扎鲜花的价格:粉雪山38元、多头百合45元、洋桔梗45元、卡布奇诺玫瑰50元……

尹敏和妻子都围着棕色围裙,有人时忙着给客人找花结账,没人时修剪新到的花。“我们在这里待了十多年,自己喜欢花也卖花。早上5点到晚上8点店里都有人,一年四季不缺花。近十年花价其实没有太大变化,但大家收入上去了,相对来说花就便宜了,确实能感觉到买花人多起来了。”尹敏说。

尹敏的感受也是很多花店店主的共识。泗阳县三庄乡红玫瑰鲜花店已开了8年,店主刘楠在前几天“520”忙了个通宵。“店开在乡镇上,没打算生意多好。刚开始接的是红白事用花,后来发现大家日常买花也多了,现在节日成了卖花主力,玫瑰、康乃馨、满天星这些特别受欢迎,客人从村里到县城里都有。像母亲节、‘520’都能卖上几百束,一天要补好几次货。”

在“悦己经济”和消费升级的驱动下,鲜花消费正在撑起一个庞大市场。打开小红书App,搜索“鲜花”二字,能得到300多万篇相关笔记。2021年,叮咚买菜在江苏地区销售的鲜花超过3000万枝,25—45岁的用户占比为80%,女性居多,她们平均一个月购买2—3次鲜花。

一枝枝鲜花,一头连接着城市消费者,另一头则连接着广袤花田。繁荣发展的鲜花消费也引得越来越多花农加大投入、寻求新的利润点。

5月20日前一周,泰州市姜堰区润沐园花卉总经理陈燕带着几名工人每天从早上忙到天黑,粉荔枝、红玫瑰等鲜花大量上市,他们要到花田成片地收取鲜花,分类放进仓库,再按照订单要求分别送往市区花店。

“这几年鲜花市场确实很可观。当初是为了孩子辞职创业,加上自己喜欢花,所以种的玫瑰,现在已经从刚开始的两三亩扩大到50亩了。”陈燕是姜堰区三水街道小杨村有名的花卉种植创业者,更是田地里少见的90后。她的花田在小杨村樱花林的旁边,还建了工作室。乘着村子发展旅游业的契机,玫瑰花田迎来一拨又一拨游客,成功带动周边乡亲就业,被评为“泰州市巾帼新业态助农创新基地”。“现在田里有卡罗拉、香槟等20余个品种,客户也从泰州扩大到全国多地,去年营收超30万元。接下来想引进更多年轻力量,开通电商销售渠道,还计划在泰州开一家鲜花超市,让居民游客以更优惠的价格自选到更新鲜的花卉。”

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共有近6.6万家鲜花电商相关企业,其中成立于5年内的鲜花电商企业占比近七成。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鲜花电商市场规模达到了896.9亿元,预计2022年将突破千亿元大关,2025年将达到1500亿元,鲜花将成为生鲜电商除肉蛋果蔬业务之外的全新业务线。这些新的商业平台,为新农人种下新的“富民梦”。

今年春天,232份五色小飞燕、翠珠、蕾丝、小手球等搭配而成的叶都坊鲜切花束被送到上海市黄浦区中海建国里小区,给当时正在封控的居民带去一缕阳光和鼓励。这些花束来源于启东市南阳镇安平村。

叶都坊园艺创办于2019年,公司精选来自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的进口草花种子,产品覆盖切花、观叶植物等多种类型。2019年下半年,公司从上海搬迁到启东,流转了170亩种植基地。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内,叶都坊实现自主种苗繁育和品种更新扩展,已成为国内草花品类最齐全的园艺公司。目前基地种植100多种配花配叶,春花、秋叶、冬果,四季飘香,月月产出。5月销售旺季,基地可推出鲜花15万束,价值50万元,20亩鲜花大棚的亩收益达到3万元。

“疫情期间物流不畅,基地积极整合启东批发商资源,改变传统模式,进行简易包装,能让鲜花从基地直接到达终端客户手中。”叶都坊园艺负责人朱超彦介绍,以花为媒,叶都坊带动村里参与发展,每年为10多位村民提供稳定的就业岗位,带动增收20多万元。

叮咚买菜鲜花业务于2020年11月启动,如今鲜花品类已增长至80个左右,合作超50个头部鲜花基地。“作为平台方,我们未来会加大特色产地、特色花材的开发,继续加深和基地的合作,为用户带来更多差异化的鲜花购买体验。”叮咚买菜鲜花业务负责人俞水表示。

随着花卉成为居民的日常消费品,由此衍生的经济体量巨大的鲜花产业已成为不容小觑的产业分支。事实上,江苏花卉种植面积仅次于浙江,位列全国第二,沭阳还有全国最大的花卉种植基地,是名副其实的“花卉大省”。

5月20日,八卦洲百合科技文化旅游节在八卦洲外沙村百合产业化中试基地开幕,当天,“百合岛”开园, 70万株30多个品种的百合花竞相绽放,“我们力争实现农产品种植与观光农业、体验农业、休闲度假、乡村旅游一体发展,提高附加值、延长产业链。”南京市栖霞区区长王生说。

今年春夏,由于疫情影响难以远游,家门口的赏花成了旅游的最佳“代餐”。我省多地依托鲜花种植发展旅游产业,连带发展起康养、文化、婚庆等多元产业,持续挖掘美丽经济新动能。

每年的四五月份是郁金香的盛花期。盐城荷兰花海景区种植有300多种、3000多万株郁金香,当下正次第开放,入驻在此的大丰区民政局也被誉为“最美婚姻登记处”,每年约有1.2万对新人在荷兰花海拍婚纱照。

“景区郁金香种植面积达3000亩,是国内唯一实现郁金香室外展示8个月的景区,也是国内唯一实现郁金香种球自主扩繁运用形成产业链的景区。” 荷兰花海景区工作人员介绍,依托花海,景区对外提供婚庆服务,如今已成为华东地区最大的婚纱旅拍基地。大丰区则成为我国唯一的郁金香种球研培基地,可年产郁金香种球1亿颗,年均种球销售收入3000多万元。

不仅如此,近年来,大丰区大力发展“花样经济”,打造“旅游、文化、婚庆、花卉、康养”五大产业,示范带动周边8个村(居)3000多农户就业,人均增收3万多元,促进文旅、农旅快速发展,景区综合收入2亿元,带动相关产业总收入70亿元。

一朵花,更可以成为一张城市名片,带动城市更新、产业升级,“颜值”与“产值”齐升——

在“茉莉花乡”南京市六合区,通过举办茉莉花文化旅游节,建成90公里“茉莉乡道”,开通旅游专线、旅游公交和市区至六合旅游直通车,“茉莉飘香”文旅志愿品牌成为景区一道靓丽风景线届荷花节的金湖县持续做好“美丽生金”文章,先后建成水上森林公园、尧想国等重点景区,精心打造十里果林、金绿源、塔集黄庄等乡村旅游业态,通过300公里金湖绿道实现连珠成串,以全省第一名的成绩创成了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县。

此轮疫情之下,贴近自然的乡村旅游不减热度,再次印证了作为顺应时代进步和城乡经济发展出现的新业态——“美丽经济”无限可能。

“我们将深挖草花产业的综合价值,一方面引进温室大棚,调整花期和品种,差异化上市,另一方面发展园林美化、家庭园艺经营,实现农旅结合,拉长产业链,让基地开出更加鲜艳的‘富民之花’。” 朱超彦展望说。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